一位南京的财经人士评价,南京本土的金融机构多数带有“小富即安”的心态——保守、不爱冒风险,守着一方天地,过着滋润的小日子。

    对新官上任的胡昇荣来说,这种状态意味着要对南京银行实施新破局,颇有困难。然而在息差、利差面临行业性萎缩的背景下,对一家传统存贷业务不占优势、近七成资产集中于宁、资金成本持续扩大,乃至核心管理岗位刚经历过剧烈震荡的银行来说,要实现“守局”又谈何容易?

    2013年6月4日,胡昇荣空降南京银行,担任行长,并顺理成章进入董事会。这个时点比较微妙,正是南京银行2011-2013之三年规划的最后半年。

    成绩单还能如期、如愿交出么?

股权“铁三角”坚持七年终散架 

    到任21天后,胡昇荣趁着南京银行举行2012年度股东大会的机会,首次透露南京银行包括调整组织架构、加速综合化发展等在内的发展思路。也是在此次会议上,传出南京银行将于今年年底启动定向增发、进行增资扩股的计划。

    对此,南京银行董秘汤哲新的回应很简单。他表示:“公司未来的发展规划正在讨论过程中,大家正在头脑风暴,现在不好对外披露。”

    而据接近南京银行高层的人士透露,南京银行的增资扩股,除了补充资本金之外,还将覆盖国有股东扩大持股权的目的。“至于增资扩股的形式——定增或者其他方式,还没有定论。”该人士表示。

    去年底以来,在外方股东连连增持的背景下,以南京紫金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紫金集团”)、南京高科为主的国有股东,除了2月签署的一纸“一致行动人协议”外,并没有拿出更多具体的行动来强化自身对南京银行的话语权。这招致业界的广泛质疑。

    实际上,自引入外方股东以来,国有股东一直精心地在持股比例上保持着细微的相对优势,维护着对南京银行的话语权。

    在2005年法国巴黎银行入股南京银行之后,到2011年底,连续六年,紫金集团、法国巴黎银行和南京高科依次以微弱的差距分占南京银行前三大股东的位置,构成股权结构“铁三角”。

    这个“铁三角”在2012年紫金集团率先启动增持而宣告失衡。从年初到10月,紫金集团通过二级市场陆续增持了约1027.86万股南京银行股份,耗资约8000万元,持股比例从13.42%增加到13.76%。

    在一位银行分析师看来,当时银行股的估值普遍低估,股价走低,股东选择增持并没什么特别的。可比的案例是,史玉柱在2011年、2012年抄底民生银行,交易次数高达80次,耗资总规模接近55亿元。而在紫金集团增持期间,南京银行的股价从10.20元一路下滑,最低点7.29元,跌幅约28.5%。

    蹊跷的是,紫金集团的增持行动到当年10月莫名中止。而紧随其后法国巴黎银行对南京银行的增持力度则让外界吃了一惊——这家机构在成为南京银行股东之后的七年里,除了参与配股外,从未主动做出增持的行为。

    2012年10月10日到12月6日,坐守第二大股东地位超过七年的法国巴黎银行,通过QFII从二级市场陆续吃进了5937.8万股南京银行股份,将持股比例从12.68%增加到14.68%,超越紫金集团13.76%的持股比重,在股东排行榜上跃居首位——“铁三角”顿临分崩离析。

    而且法国巴黎银行的增持行动还在继续。截至2013年7月11日,法国巴黎银行在九个月内增持了6540.91万股南京银行的股份,大约耗资5亿元人民币,合计持有南京银行441,929,890股,占比14.89%,比紫金集团的持股比例多1.13个百分点,打破了双方之前持续七年的默契和平衡。

南京高科或成国有股东增资突破口

    对法国巴黎银行的突然发力,紫金集团等国有股东的反击略显迟钝。

    2012年12月上旬,南京银行发布公告,宣布法国巴黎银行翻盘成为第一大单一股东。直到两个月后的2013年2月18日,癸巳蛇年新年过后,同为南京市国资委控制的紫金集团与南京高科才签订了《一致行动协议》,以便共同扩大双方所能支配的南京银行股份表决权数量,在南京银行的重大决策以及管理者选择等方面发挥国有股东优势。双方合计持有南京银行24.99%股份。

    值得注意的是,法国巴黎银行共有2亿美元的QFII额度,在此前的增持行动中,该行大约耗资5亿元人民币(约合七八千万美元),这意味着该行尚可动用的QFII额度至少在1亿美元以上。

    目前,单一外资机构在国内商业银行的持股上限为20%。据悉,法国巴黎银行一直希望找机会增持南京银行,使持股比例恢复到最早19.2%的比重。早在2005年引入法国巴黎银行战略参股时,南京银行最大的两个国有股东合计持股高达36.78%,与现在大相径庭。

    若法国巴黎银行的持股比例果真回升到19.2%附近,而一致行动人保持现有持股比例不变,那么双方持股比例的差距很小,仅有5个百分点左右——这意味着,双方的话语权几乎平分秋色;同时,这或将导致董事会架构的重组、各个股东的席位重新划分。

    南京银行的董事会包括独董在内共有12个董事席位,代表法国巴黎银行的董事席位只有1个,即副行长艾飞立;而国有股方的董事席位则有6个;另有5个独董席位。随着未来法国巴黎银行的持股比例继续增加,难保该行不会提出增加董事席位的要求。

    根据《一致行动协议》,南京高科根据市场情况有可能在未来12个月内增持或处置所持上市公司股份;而紫金集团在未来12个月内,并无明确的增持或处置计划。这被认为是国有股东为下一步对南京银行的增资扩股预留了操作空间,而南京高科则有望成为突破口。

    除了对抗和平衡外方股东话语权的需要外,南京银行自身也面临着较大的资本补充压力。根据南京银行《2013-2016年资本规划》,预计从2012年末到2016年末,南京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将从14.59%下降到9.91%;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则从11.19%下降到8.28%。

    尽管这样的数据距离监管红线还有一定距离,但在作风稳健、行事保守的南京银行看来,补充资本金在所难免。经测算,到2016年底,南京银行的资本需求量大约为144亿元。

    接近南京银行高层的人士表示,增资和提高国有大股东持股比例等问题,已经提上议事日程,有可能一起落实。“增资是南京银行未来3-5年规划中的一个部分,至于通过什么形式落实、哪些机构会参与进来等细节,还要经过反复讨论才有结论。”

   上述人士透露,最早有望在中报出来前后,在8月底的董事会上讨论上述事项。


深带体制烙印的高层地震

    对于行政官员胡昇荣的空降,南京银行内部表现冷静——尽管前者原先作为监管层,在南京金融圈具有一定的地位和资源。一位员工表示:“行长历来是上面任命的,对我们下面的人来说,该干什么干什么,没什么变化。”

    另一家南京金融机构人士的说法则更直白些,他表示:“体制内的东西,不是说来个牛人、说动就能动的。整一个大摊子已经在哪儿了,就是来个神仙也不一定起得了作用。”

    在紫金集团与南京高科签订《一致行动协议》的4天后,即2013年2月22日,南京市新一届政府部门亮相,胡昇荣在这一天被任命为南京市金融发展办公室主任。也许没有人想到,胡的就职去向会在4个月内再起波澜。

    实际上,当南京银行前任行长夏平的名字出现在3月20日《江苏省管领导干部任职前公示》的名单中,就职去向明确为“江苏银行董事长、党委副书记”时,就已经为胡昇荣后来的变动埋下了伏笔。

    6月4日,刚过完五十岁生日的胡昇荣正式就任南京银行行长职位。公开资料显示,胡昇荣历任人民银行江浦县支行计划信贷股办事员,工行江浦县支行副行长,人民银行江浦县支行行长,人民银行南京分行营管部副主任、党委委员,南京市金融办副主任、主任、党委书记。

    胡昇荣与前任夏平的年龄相仿,早年均在银行系统中摸爬滚打。不过,夏平一直深耕于江苏的银行系统,而胡昇荣后来则进入了政府部门。新任行长不同的从业经验和背景,会否给南京银行带来“新人新气象”、迎来不同的发展思路?

    “新人刚上来未必能马上干成什么事,”前述南京某金融机构人士表示,况且一旦扯上国有企业、牵扯到体制内的级别调动,很多事情就很复杂,没法单纯用商业思维去分析。

    城商行的人事权大多掌握在地方政府手里,地方政府会根据手中掌握的人选来综合考虑城商行的高管安排,说到底跟城商行大股东是地方政府有关。

    上海某券商的银行分析师认为,这种人事制度使城商行高管层的素质良莠不齐——“他是来做事情的,还是来镀镀金的,根本不清楚,导致一些城商行的管理思路不明晰。”

    对城商行来说,国资背景的定位既是自己的保护伞,也是自身寻求突破最大的障碍。作为体制内的人,胡昇荣很大程度上也只是顺应变数而已。
 
    随着“行长”人选的变动,在数月内,南京银行高层多个职位人员发生变动:

    4月19日,前行长夏平正式去职;6月4日,胡昇荣就职行长。

    同时,一度接任行长呼声最高的原执行董事、副行长周小祺去职,,转任监事长——之前,周担任副行长职位长达17年;去年4月底才接任监事长的禹志强宣告卸任,新职位尚未披露。

    6月18日,在南京银行担任了13年副行长的陈敬民去职,之后调任江苏紫金农商行任副行长。此前,陈敬民在南京银行长期分管小企业金融业务。

    接替陈敬民的是原南京证券分管投行业务的副总裁童建——他担任南京银行副行长后,分管小企业金融和电子银行。

    “这些宏观层面的变化,很多都不是我们所能决定的。”南京银行内部人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