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基金 券商 上市公司 信托 保险 银行 PE/VC 外资 专题 关于我们
2012机构投资峰会之上市...

热门:聚焦 专题 资讯 封面故事 导读

  详细内容
 
  【 关闭窗口

投资者在康得新的两种境界

发布日期:2012/12/13 10:40:58   点击数:20542   来源: 机构投资   作者:黄梅

 

      机构投资者参与上市公司治理-案例2:

      机构投资者在康得新的两种境界

 

案例点评:

在康得新的案例中,我看到了机参与上市公司治理的小小萌芽。

只是一次“增定价”的角力,但在降不降之,机者的投境界一无余:一是以自身利益的最大化点,一是以上市公司的点。

不能说谁对谁错

或者可以从这个角度看,者而言,谈“参与治理”的首要前提是利益一致。如康得新案例中守到最后的机者,它们必然是心地上市公司站在同一条战线上,筹码,且表公司的深度了解,才最博得了上市公司的信任。

然,上市公司不。一家好的上市公司,其管理者同也是实业家,他也许不太了解股票,但他肯定深人性。机者是不是参与、是不是业发展而,他很容易能辨

“只有所西是上市公司好的未来发展去考才有格提‘参与治理’。”一位机

 

机构投资者在康得新的两种境界

   在机构投资者参与上市公司治理的案例中,康得新的案例较好地诠释了“参与治理”与“美满婚姻”这两个词的真实涵义。

2010年7月,北京康得新复合材料有限公司(下称“康得新”,002450)IPO时,并没得到太多关注。

该公司主营“预涂膜及覆膜设备的开发、生产及销售”——这些词汇拗口、专业,若非行业中人,几乎没多少人知道这产品有什么用。

前往该公司调研的一家机构对《机构投资》表示:“当时几乎全市场都不看好它(康得新)……”

两年后的今天,搜索“康得新”三个字,诸如“康得新:产品应用在部分苹果产品外包装上”等标题铺满屏幕。

供应商康得新,与科技巨人美国苹果公司挂上了钩——机构顿成拥趸,仅以今年的数据来说,高峰时有超过50只机构扎堆其中,占其流通股比例超过30%,而它只不过是一只总股本6.2亿的小盘股而已。

不过,真正算得上“参与治理者”,或者说与康得新同甘共苦、一路走来的机构,并不多。有“私募一哥”之美誉的泽熙投资可算一家,还有华商基金、华宝兴业等公募基金也是坚定的持有者。

看好它,相信它,长期持有它

康得新上市后,机构投资者们一度表现淡漠。

根据其2010年3季报,前十大流通股东中仅有4家机构,且持股数量超过200万股的仅一家,其余所持股份在20万-44万股不等,占上市初流通股本的比重仅12.2%。以当时20元左右的股价而言,机构的投入合计不到8000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从2010年7月初到10月中旬,上证指数从2319.74点攀升到3000点附近,涨幅接近30%。但同一阶段,新股上市的康得新,股价却一直温吞不已:它以19.01元开盘,曾于9月初到达高点22.99元,之后却猛然掉头到17.3元,跌幅超过30%,股价走势与大盘指数迥异。

在这样的情况下,康得新迎来了一批勇于“吃螃蟹”的机构投资者。

接近泽熙的机构人士透露,泽熙很早就开始启动了对康得新的深度调研,到其位于北京昌平、江苏张家港的生产基地,实地考察生产线、试用产品、评估销售前景等。

在市场上大多数人面对“预涂膜”、“光学膜”等名词如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时,包括泽熙在内的机构们,已经在先期的机构调研、在与公司董事长等高管的沟通中、在对产品的实际试用中,对这些名词有了深刻的认识,并看到了康得新的前景。

康得新的董事长钟玉从不忌讳与机构投资者沟通。一位与钟玉有过交流的机构人士坦言:“看得出来,康得新是一家‘科技改变命运’的公司,他(钟玉)是一个有眼光、能做事情的人。”

2010年4季度,泽熙投资首次出现在康得新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持有58万股,持股比例1.42%。

“当年泽熙决定买入康得新,并相信它两三年内能做出来的时候,几乎没有人看好它,甚至大家都认为泽熙在‘讲故事’……”一位熟知此项投资始末的人士对《机构投资》透露道。

同一个季度,康得新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新增了五家机构。除泽熙之外,还有两家公募基金、一家私募以及一家QFII。

公募基金出手比较阔绰:华商基金和交银施罗德分别买入康得新470万股、91万股。

另外,还有一家私募交银聚富1号信托,持有78万股;QFII——日兴AM中国人民币A股母基金也持有康得新40万股。

其中,泽熙、华商基金和交银施罗德均连续持有康得新超过三个季度,且不断增持。

在2011年一季度和二季度,泽熙所持康得新股份先后增加到200万股、432万股,持股比例分别增加到4.96%、5.35%。

华商基金旗下的数只基金,比如华商领先企业、华商盛世成长、华商策略精选等,在2010年4季度到2012年3季度期间,增减进出,大体保持华商基金所持康得新的股份数量在470万到1756万之间波动。

同样,交银施罗德的持股数量从91万股攀升到200万股。

2011年3季度,泽熙和交银施罗德退出康得新十大流通股东名单,华商基金直到2012年3季度才退出。

据悉,康得新是泽熙拿得最久的一只票。知情人士透露,虽然有时在十大股东名单找不到泽熙,但事实上其主要筹码一直都在。此外,华商基金,以及后来大手笔加入的华宝兴业,都可以说是力挺康得新的机构投资者代表。

康得新也不负众望。2010年的年报披露,公司业绩同比增长五成,并推出“10转10”的分配方案;2012年3月,康得新实施“10股派0.4元”,且“10转6”的利润分配及公积金转增股本分配方案。

经过复权可知,泽熙等机构介入康得新时,其股价仅5-6元(前复权),而从2010年10月中下旬开始,康得新的股价一路高歌猛进,到今年10月底,股价(前复权)已摸高到24.65元,两年内涨幅接近360%。

跟公司一起成长

如果说前述机构投资者对康得新的力挺,算不上“参与治理”的话,那么在它一年之后遭遇“定增困境”时,部分机构投资者有底线的坚守,在某种程度上是对一家企业发展战略和规划的最大尊重。

2011年9月,康得新发布定向增发预案,预计以25.39元/股的价格,非公开发行7877.12万股,募资不超过20亿元,同时追加10亿元自有资金,投入位于张家港的光学薄膜产业化集群项目。

但定增预案披露之后,康得新股价接连下挫,持续低于增发价,低点甚至到19元附近。由此,机构参与热情大幅降低。那么,定增发还是不发?定增价格要不要调低?

当时康得新遭遇两派截然不同的意见:一派以投行为首,部分公募基金公司追随,力劝董事长钟玉调低增发价;另一派则是以数家机构投资者为代表,认为不该调低。

“调低增发价,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等于全盘就结束了。”一家坚持看好康得新的机构解释说,“调低增发价一方面意味着公司对自己的发展不自信,另一方面募资规模太小,不足以启动新项目,后果不堪设想。”

对投行来说,公司的后续发展并不在其考虑范围之内。“投行只要把项目卖出去就能拿佣金,其他不用管,所以从其立场而言,在市道不好之际,为了定增发行成功,调低价格是****。”有投行人士如是说。

据透露,在康得新在定增困境中游移不决时,有部分基金公司站到了赞成调低增发价的一方。

“这些基金公司也很混帐,因为进入的位置比较低,想着卖出去赚一波就走。”知情的机构人士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仍愤慨不已。

所幸仍有机构投资者立场坚定,一直坚持。“我们跟董事长说,你怕什么,这个东西(新项目)做出来就是爆发性增长,未来潜力大得很!”

根据资料,上述项目建成后,康得新将在原有预涂膜为主营的业务框架之下,新增背光膜组用光学膜、硬化膜、反光膜、3D膜、LED匀光膜等光学膜产品,主要应用于电子、家电、电力和新能源等领域。

“我们要求康得新保证增发价格,这样才有足够的钱投入到新的生产线里——因为钱少建不出来!”一家私募告诉《机构投资》。

最终康得新管理层扛住了种种压力,没有调低发行底价。

2012年6月6日,康得新公告称,以15.85元/股的发行底价(注:2012年3月22日,康得新实施“10股派0.4元”,且“10转6”的利润分配及公积金转增股本分配方案。该方案实施后,增发低价从25.39元/股调整为15.85元/股),向7名投资者定向发行10250万股,募资16.2亿元。

之后,康得新的股价从16元(前复权)左右,果断攀升到24元(前复权)以上,4个月内涨幅50%。

“这就是战略投资者的眼光——作为机构投资者,就应该在全市场都不看好它时,能挖掘到别人看不到的投资机会,并且长期用筹码支持它,跟公司一起成长。”前述机构人士表示。

有人将机构投资者与上市公司之间的关系比喻为“婚姻”。一桩美满的婚姻,不等于双方不产生任何分歧、不吵架,而在于无论遇到什么情况,双方都能朝着同一个方向去使劲。

机构投资者若要参与上市公司治理,道理亦然。

在机构投资者参与上市公司治理的案例中,康得新的案例较好地诠释了“参与治理”与“美满婚姻”这两个词的真实涵义。

2010年7月,北京康得新复合材料有限公司(下称“康得新”,002450)IPO时,并没得到太多关注。

该公司主营“预涂膜及覆膜设备的开发、生产及销售”——这些词汇拗口、专业,若非行业中人,几乎没多少人知道这产品有什么用。

前往该公司调研的一家机构对《机构投资》表示:“当时几乎全市场都不看好它(康得新)……”

两年后的今天,搜索“康得新”三个字,诸如“康得新:产品应用在部分苹果产品外包装上”等标题铺满屏幕。

供应商康得新,与科技巨人美国苹果公司挂上了钩——机构顿成拥趸,仅以今年的数据来说,高峰时有超过50只机构扎堆其中,占其流通股比例超过30%,而它只不过是一只总股本6.2亿的小盘股而已。

不过,真正算得上“参与治理者”,或者说与康得新同甘共苦、一路走来的机构,并不多。有“私募一哥”之美誉的泽熙投资可算一家,还有华商基金、华宝兴业等公募基金也是坚定的持有者。

看好它,相信它,长期持有它

康得新上市后,机构投资者们一度表现淡漠。

根据其2010年3季报,前十大流通股东中仅有4家机构,且持股数量超过200万股的仅一家,其余所持股份在20万-44万股不等,占上市初流通股本的比重仅12.2%。以当时20元左右的股价而言,机构的投入合计不到8000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从2010年7月初到10月中旬,上证指数从2319.74点攀升到3000点附近,涨幅接近30%。但同一阶段,新股上市的康得新,股价却一直温吞不已:它以19.01元开盘,曾于9月初到达高点22.99元,之后却猛然掉头到17.3元,跌幅超过30%,股价走势与大盘指数迥异。

在这样的情况下,康得新迎来了一批勇于“吃螃蟹”的机构投资者。

接近泽熙的机构人士透露,泽熙很早就开始启动了对康得新的深度调研,到其位于北京昌平、江苏张家港的生产基地,实地考察生产线、试用产品、评估销售前景等。

在市场上大多数人面对“预涂膜”、“光学膜”等名词如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时,包括泽熙在内的机构们,已经在先期的机构调研、在与公司董事长等高管的沟通中、在对产品的实际试用中,对这些名词有了深刻的认识,并看到了康得新的前景。

康得新的董事长钟玉从不忌讳与机构投资者沟通。一位与钟玉有过交流的机构人士坦言:“看得出来,康得新是一家‘科技改变命运’的公司,他(钟玉)是一个有眼光、能做事情的人。”

2010年4季度,泽熙投资首次出现在康得新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持有58万股,持股比例1.42%。

“当年泽熙决定买入康得新,并相信它两三年内能做出来的时候,几乎没有人看好它,甚至大家都认为泽熙在‘讲故事’……”一位熟知此项投资始末的人士向《机构投资》透露道。

同一个季度,康得新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新增了五家机构。除泽熙之外,还有两家公募基金、一家私募以及一家QFII。

公募基金出手比较阔绰:华商基金和交银施罗德分别买入康得新470万股、91万股。

另外,还有一家私募交银聚富1号信托,持有78万股;QFII——日兴AM中国人民币A股母基金也持有康得新40万股。

其中,泽熙、华商基金和交银施罗德均连续持有康得新超过三个季度,且不断增持。

在2011年一季度和二季度,泽熙所持康得新股份先后增加到200万股、432万股,持股比例分别增加到4.96%、5.35%。

华商基金旗下的数只基金,比如华商领先企业、华商盛世成长、华商策略精选等,在2010年4季度到2012年3季度期间,增减进出,大体保持华商基金所持康得新的股份数量在470万到1756万之间波动。

同样,交银施罗德的持股数量从91万股攀升到200万股。

2011年3季度,泽熙和交银施罗德退出康得新十大流通股东名单,华商基金直到2012年3季度才退出。

据悉,康得新是泽熙拿得最久的一只票。知情人士透露,虽然有时在十大股东名单找不到泽熙,但事实上其主要筹码一直都在。此外,华商基金,以及后来大手笔加入的华宝兴业,都可以说是力挺康得新的机构投资者代表。

康得新也不负众望。2010年的年报披露,公司业绩同比增长五成,并推出“10转10”的分配方案;2012年3月,康得新实施“10股派0.4元”,且“10转6”的利润分配及公积金转增股本分配方案。

经过复权可知,泽熙等机构介入康得新时,其股价仅5-6元(前复权),而从2010年10月中下旬开始,康得新的股价一路高歌猛进,到今年10月底,股价(前复权)已摸高到24.65元,两年内涨幅接近360%。

跟公司一起成长

如果说前述机构投资者对康得新的力挺,算不上“参与治理”的话,那么在它一年之后遭遇“定增困境”时,部分机构投资者有底线的坚守,在某种程度上是对一家企业发展战略和规划的最大尊重。

2011年9月,康得新发布定向增发预案,预计以25.39元/股的价格,非公开发行7877.12万股,募资不超过20亿元,同时追加10亿元自有资金,投入位于张家港的光学薄膜产业化集群项目。

但定增预案披露之后,康得新股价接连下挫,持续低于增发价,低点甚至到19元附近。由此,机构参与热情大幅降低。那么,定增发还是不发?定增价格要不要调低?

当时康得新遭遇两派截然不同的意见:一派以投行为首,部分公募基金公司追随,力劝董事长钟玉调低增发价;另一派则是以数家机构投资者为代表,认为不该调低。

“调低增发价,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等于全盘就结束了。”一家坚持看好康得新的机构对《机构投资》解释说,“调低增发价一方面意味着公司对自己的发展不自信,另一方面募资规模太小,不足以启动新项目,后果不堪设想。”

对投行来说,公司的后续发展并不在其考虑范围之内。“投行只要把项目卖出去就能拿佣金,其他不用管,所以从其立场而言,在市道不好之际,为了定增发行成功,调低价格是****。”有投行人士如是说。

据透露,在康得新在定增困境中游移不决时,有部分基金公司站到了赞成调低增发价的一方。

“这些基金公司也很混帐,因为进入的位置比较低,想着卖出去赚一波就走。”知情的机构人士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仍愤慨不已。

所幸仍有机构投资者立场坚定,一直坚持。“我们跟董事长说,你怕什么,这个东西(新项目)做出来就是爆发性增长,未来潜力大得很!”

根据资料,上述项目建成后,康得新将在原有预涂膜为主营的业务框架之下,新增背光膜组用光学膜、硬化膜、反光膜、3D膜、LED匀光膜等光学膜产品,主要应用于电子、家电、电力和新能源, , 等领域。

“我们要求康得新保证增发价格,这样才有足够的钱投入到新的生产线里——因为钱少建不出来!”一家私募告诉《机构投资》。

最终康得新管理层扛住了种种压力,没有调低发行底价。

2012年6月6日,康得新公告称,以15.85元/股的发行底价(注:2012年3月22日,康得新实施“10股派0.4元”,且“10转6”的利润分配及公积金转增股本分配方案。该方案实施后,增发低价从25.39元/股调整为15.85元/股),向7名投资者定向发行10250万股,募资16.2亿元。

之后,康得新的股价从16元(前复权)左右,果断攀升到24元(前复权)以上,4个月内涨幅50%。

“这就是战略投资者的眼光——作为机构投资者,就应该在全市场都不看好它时,能挖掘到别人看不到的投资机会,并且长期用筹码支持它,跟公司一起成长。”前述机构人士表示。

有人将机构投资者与上市公司之间的关系比喻为“婚姻”。一桩美满的婚姻,不等于双方不产生任何分歧、不吵架,而在于无论遇到什么情况,双方都能朝着同一个方向去使劲。

机构投资者若要参与上市公司治理,道理亦然。

昵称: *
 
*
  
     全部评论

评论的测试文章标题
评论的测试文章标题评论的测试文章标题评论的测试文章标题
 
 
  相关文章
2012中国信托投资高层论坛
2012基金新势力榜
交盈资产:1加1大于2
IPO观察:2011年虎头蛇尾
瑞银预计:2012年GDP增幅8%
401K救市?太遥远
一盘设计好的棋:政泉置业16亿入主
180亿天量缺口 7保险巨头踌躇“蓝...
贵在坚持——范勇宏13年基金岁月再回...
银行理财2011:“资金”与“资产”...
平安保荐17创业板业绩下滑
内幕交易获利15万情节严重
2011年最能吹泡泡的华夏银行‘创盈...
四川信托1370亿风险初探
董斌:2012市场动荡可能更频繁
11月IPO观察:被否企业数目创新高
 
  热门文章
汇添富基金顾耀强:五种逆向投资机会
武钢转型养猪:只算跟风
巴菲特:逆向投资在于价值的确定
逆向投资的黄金季节
中英“悍将”张文伟空降工银安盛
张文伟十年中英人寿
邓普顿:逆向市场以基金闯关
南京银行谋划中国梦
约翰·聂夫:逆市场流行而行之
私募基金潜入:房企直接融资慢热
国泰君安资管千亿掺水调查
私募联手券商冲刺发行大集合
海外对冲私募发力
PE成地方融资秘密通道
私募市场和柜台市场等待券商开拓
机构投资者参与治理
 
  热点专题
南京银行谋划中国梦
接近南京银行高层的人士向《机构投资》透露,近期该行正在加紧落实旧的发展规划,并着手设立未来
 
| 合作媒体 |

东方财富网 百度和讯理财 腾讯财经 金融界 证券之星 和讯 网易基金 搜狐财经 新浪财经 MSN理财 中国基金网 21CN财经 中金在线 易天富基金网 中金在线 财浪网  更多……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服务 | 法律申明 | 联系我们
2009-2012 环讯传媒 Inc.
Copyright 2009-2012 JGTZCHINA 环讯传媒 版权所有 沪ICP备09050991号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浦明路99弄27号101室 联系电话:(021)58782998 传真:(021)38722502 邮编:200120